【大成报记者于郁金/连凯斐/台南报导】轻度脑伤后遗症常不易被发现,高雄环保局加上若表面上看起来「好手好脚」,高雄环保局便更容易受到忽视,而常见的因功能缺损等问题则多半被视为单纯抱怨;然而,脑伤程度被归类在轻度不等于其脑伤后遗症或生活适应亦可以被视为是轻度。

李先生,因跌到撞击头部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功能大部分恢复,目前手脚偶会麻,其他人际和语言应对合宜;李先生原担任司机,不确定是否可回到原本的工作岗位。众人表示「表面看起来无大碍,但经神经心理评估,其持续注意力、反应速度有轻微缺损」,司机一职恐危险性高,转介职业重建中心安排适宜训练与工作。

颜小姐,一场意外机车车祸事件的生还者,因脑部受伤程度轻微,原本预计短暂休养后便能完全复原,且返校完成学业;但是,返家休养时,发现颜小姐功能缺损的严重程度远远超过其和家人所预期,更无奈的是,旁人看她四肢无大碍,对答也合宜,多觉得她顺利康复,对于她所抱怨的记忆力变不好的困扰,大多人都口头安慰她「要放轻鬆、别想太多」;颜小姐感到无助,久而久之变情绪低落。

郭综合医院临床心理师颜慧诗指出,临床中,常见的脑部损伤包括脑中风、头部创伤、各种先天发展性疾病等,个案可能因大脑受伤,导致心智功能(如注意力、记忆力、思考判断、行为计划及执行、情绪控制等)受损或限制,亦可能因遭遇重大伤病危机,而出现适应不佳的心理反应;此外,个案家属对疾病的理解及因应方式,亦可能影响患者的预后。

颜慧诗心理师表示,脑伤的认知功能缺损和复健,应予以高度重视,更应儘早接受专业的神经心理衡鉴与介入;值得庆幸的是,台湾对于脑伤个案的关怀早已开始,各类法案到纳入健保的神经心理复健介入,也迄今仍持续扩展中。

颜慧诗心理师进一步表示,专研神经心理学的临床心理师所学,着重大脑心智功能为本的生理-心理-社会(Bio-Psycho-Social)观点,熟悉大脑心智功能的运作,以及心智功能受损之个体及系统;其医疗介入方法严谨且个别化的心智功能评估及治疗,并重视个案本身及家属对疾病或失能本身的主观经验;在面对急性重大伤病或长期复健时的心理反应,可针对患者的心理复健需求进行有效介入。

颜慧诗心理师说明,神经心理复健治疗依据个案复原之不同阶段的神经心理功能衡鉴结果来订定治疗方针,规划个别性疗程-全面的从个人之基本条件(教育程度、年龄…等)、个人所拥有之相对心智条件、该类型疾患之预后期待、个体生涯需求与人生发展阶段任务(如:回归社区生活、重返校园、就业职场、进入安养中心或在家接受长期照护)等综合考量。

颜慧诗心理师表示,临床心理师协助个案从脑伤急性期的神经心理衡鉴、复健期的认知功能训练、家属支持系统增能、医疗关係改善与复健动机增强,到后续的适应功能衡鉴与强化、生涯规划与职前鉴定、复学与专业职务再设计、社区支援系统之协助等进行有效介入。(于郁金摄)46d3b0fa586293ea275177b200e56ae2.jpg0574ccbcf4b863baf429a3f4c327355f.jpg

" />

甘肃快3

  • 青海快3 博九福彩网 青海快3 青海快3 博九福彩网注册 青海快3 博九福彩网 9号福彩网 青海快3官网 重庆百变王牌